无名氏

同人永远比不过一个心机的官方

【杰佣】一支玫瑰

子非烟:

*莫名其妙想到的一个梗。


这篇是今天的福利,另外还有一更人皇的那个连载,可能会晚一些。


正剧向,有私设,如果可以请看完,有惊喜。


总结说明就是有两个家伙谈恋爱让某个无辜的侦探闪瞎狗眼的事情。


不是很懂心理医生的工作流程,如果有bug请无视吧……


文笔只能达到这个程度了_(:з」∠)_


——————


某天,侦探奥尔菲斯在一个平常的午后,来到一家知名的私人心理诊所。


诊所的医生正好没有客人,于是面容带着几分愁苦的侦探直接坐到了医生面前。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先生?”


医生问。


“说实话,我不知道该怎样描述这件事。”


听到医生的询问,侦探皱了皱眉头,拢了拢自己的风衣衣摆。


心理医生向来是最有耐心的人,他看着自己的病人沉默的思考了一会儿,又或许是整理了一下情绪,这才慢吞吞的开口说道。


“因为幼年时发生的一些事情,我曾一度被神经官能症所困扰……我相信你是知道这是个什么病的,虽然不想承认,但这确实那些民众们口中的精神分裂症。”


说到这儿,侦探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但是当然,我来到这儿也并不是为了治疗这个精神上的疾病的,准确的说,我的精神分裂症早在几年前我接受了一个委托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康复了,这真的是个很神奇的事,不是吗?”


心理医生点点头,在病历薄上的既往病史上划了一笔。侦探也看到了这一幕,他的表情似乎有点不悦,但最终他努努嘴,还是没有说些什么。


心理医生看出了侦探的不乐意,优秀的素质让他把病历本扔回桌肚里,做一个安静的聆听者。


侦探的表情在医生做出这个动作后明显放松下来,他双手交叉着,定了定情绪。


“在我的病症痊愈之后,我的心如同放飞的鸟,过往工作和生活带来的压抑眨眼间都不见了。说实话,那实在是件相当快乐的事了,至少在我人生的前几十年里,从来没有那么快乐放松过,那种快乐,就是那种身上的包袱一下子都没有的幸福感……”


“听起来很不错,先生。”心理医生衷心的说。


“是啊,很不错。”侦探的眼神中透着回忆,“但是,在我原本以为我摆脱了那个噩梦般的精神疾病的时候,我的生活里又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


“奇怪的事?”


医生有点好奇。


“确实是奇怪的事,原本我以为这些事只是一场恶作剧,但是现实狠狠地抽了我一巴掌。”侦探抓了抓自己凌乱的头发,神情颇有几分沮丧。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早晨,我一觉醒来,发现我躺在我别墅旁边的花圃里,穿着我许久没穿过的燕尾服,手里握着一枝去了刺的玫瑰花——”


“哦上帝啊,鬼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玫瑰花。”侦探抱怨道。


“是花粉过敏吗?”


医生贴心的问。


“啊……大概是的。”侦探想了想,“总而言之,那是我所经历的最糟糕的早上了,当天我就扔了那件我多年以前喜欢的燕尾服。”


“有想过是梦游症吗?”医生问,“说来,我的有些病人也时常发生这种事……毕竟有时候,梦境中的你和现实中的你的爱好可能是相反的。”


“最开始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侦探说。


“但是从那天开始,奇怪的事情频频发生。有的时候我从睡梦中苏醒,发现我站在厨房里,眼前的锅里煎着两个鸡蛋:有的时候,我打了一个盹,就有人敲门说送来了我预定的高级红酒;还有些时候,我一个晃神,手里的支票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钻戒……”


“老天啊,我早餐从不吃鸡蛋,也不喝高档的红酒,甚至现在我还没有女朋友!”


“你知道这种感觉吗,就像是记忆里有人顶替了你的身份一样,那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听起来确实挺可怕的。”医生赞同道。


“好在,终于有一天,我意识到了这一点。那一天,我的邻居太太给我送来了小甜饼和一摞定制的银制餐具,跟我说感谢我前几天送来的玫瑰花——好吧,我已经放弃了解为什么那个顶替我的家伙那么喜欢玫瑰花的事实了。”


侦探说着,有些烦躁的敲了敲桌子。


“邻居太太在送完东西后,开始和我攀谈,说实话,以前的她一直挺看不起我邋遢的生活方式,但突然间,她就对我改变了态度,说昨天上门来拜访的“我”相当绅士,也相当迷人……甚至她在暗示我她的女儿对我芳心暗许。”


“看来那个“你”给你带来了不错的艳遇。”医生笑了。


“好吧,如果是艳遇的话,就是艳遇吧,我承认邻居太太的女儿确实漂亮,不过重要的是我发现了那个代替我的“我”……这话说的实在是别扭……那个“我”并没有做什么过激的事,甚至于,我发现他在装点我的生活。”


侦探的表情有点奇怪。


“他雇人来打扫房间,清理了一些不用的物事。他还整理了我荒废的画室,重新设计了落地窗的位置……”


“然后有一天,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画室画画,眼前是一副没有画完的画,但我看的出那是一个男孩子,戴着兜帽,脸藏在阴影里,下颌圆润漂亮,想来应该是个蛮清秀的男孩子。”


“哦?那个男孩子是他自己吗?”医生被侦探的故事吸引了。


“不是,虽然没有见过那个家伙的脸,但我本能的知道那个“我”并不是这个样子。对了,事先说明,我是个侦探,从业经验还算丰富,我对那个家伙进行过侧写,大概可以确定出他是一个高瘦的,受过良好教育的,很有生活品位的成熟男人。”


侦探扶了扶额,“而不是一个少年。”


“而且我感受得出那个家伙对画布上的少年的情绪……见鬼的当时我居然没有扔掉那幅画。不过,每当我看到那幅画的时候,我的意识深处都会有一种饱胀的,满足的,甚至是一种名为温柔的情绪……”


“是“爱”吗?”医生问。


“喏,鬼知道是不是,我又没谈过恋爱。”侦探没好气的说。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那些遍布我房间的玫瑰花和画已经严重的影响了我的生活,这也是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


忽然,侦探的话戛然而止。


医生抬头看向他。


眼前的人依旧是那个侦探的脸,但是比起刚才的人来说,眼前的人的气质显得更为优雅,温柔,甚至透着一种难言的贵气。


而这种气质,瞬间让侦探平凡的脸变得迷人起来。


“先生,十分抱歉打扰你的工作。”


面前的男人优雅的开口。他的音色低沉,姿态优雅,礼仪得体,让人想起英国的绅士。


“在他清醒的时候出来,真的是一件困难的事。”绅士般的男人优雅的起身,不知何时手中出现了一支还带有露水的玫瑰花。


“不过,为了我的男孩,一切都是值得的。”男人轻轻的嗅了一下玫瑰的气息,将玫瑰递到了医生的眼前。


“医生先生,我的男孩快苏醒了,能拜托你把这支玫瑰交给他吗?”


医生一愣,但还是点了点头,接过了那支红色的玫瑰花,“当然可以,先生。”


“感谢。”男人鞠了鞠躬,又坐回了椅子上,微微的瞌着眼——几乎让医生以为他睡着了。


不过很快,在医生的目光下,侦探的身体再次睁开了眼。


那是一个很冷淡的眼神。


医生直觉的明白了这是又换了一个人,看来,侦探的人格分裂症并没有如同他预想中的痊愈了……反而还……


医生想到了不得了的地方。


新苏醒的人格看了一眼医生,沉默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起身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抱歉,小先生。”


医生赶紧叫住了他。


“有个人让我转交一件东西给你。”他拿出了那支玫瑰。


侦探的身体顿了顿,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他还是接过了那支玫瑰。


医生看见他的眼中瞬间透出了一种柔软,那是和那个优雅的人格一样的眼神。


“多谢。”


他拿着玫瑰离开了。


医生目送他离开,然后拨通了自己男秘书的电话,“老天,兄弟,你绝对不知道我今天经历了什么……”


“我今天接待了一个精神病人,他的其中一个人格,爱上了另一个人格……”


*源自第五人格里所有的人物都是奥尔菲斯的分裂人格的梗……这个故事就是个梗而已_(:з」∠)_

评论(1)

热度(4321)